临沅

目前沉迷小英雄,杂食混邪!慎粉!(这个人没救了怎么都是杂食)凹凸伪杂食!主吃安雷瑞金!其它要是产的好吃也吃23333,欢迎交流脑洞!
我终于有绑画了嘻嘻@白隐鹤子是天使!她超棒的!

笔记本出问题了,顶着颤抖的鼠标摸了个鱼(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干只想看伍六七第二季)

安雷同人RPG游戏escape 彩蛋发布

大家真的不来试试吗!(眼神暗示)

聆子*尝试日更失败:

因为一些原因,正片需要回炉重造


暂时先把这个用半下午赶出来的小彩蛋NG集发布出来


原作:凹凸世界


cp:安雷only


制作:聆子


画师:灿北 @威克忌 ,临沅 @临沅 


行走图提供:叶尘 @北妄 


测试感谢:灿北,叶尘,鱼虫毛 @鱼 虫 毛 


制作软件:RPG MAKER VX ACE


其余素材均取自制作软件本身


禁止二次上传/商用


正片放出时间不定


(应该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吧第一次发布游戏我好方)


下载↓走wp


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w7abBIZm28WOnpenO8m0pQ


 密码:vu5n



【卡埃】巷年

    N久以前晚上激情脑了一波民国pa
  (可能会穿插原作)所以我到底在写什么       (被打)
    军阀卡×混混埃
    ooc预警!极大可能是刀(怎么肥四你不是小甜饼爱好者吗)
   还是熟悉的,随缘填坑(顶锅盖躲角落)

  埃米遇到卡米尔是在一个深夜,那天恰好下着小雨,不用打伞却又让人忽视不了它的存在。绵绵密密,扰的让人莫名心烦。一如眼前这个人给他的感觉,埃米有些漫不经心的想着。
 
  这个人一身暗绿色军装,低垂着头看不清神色,雨夜湿漉漉的空气里隐约飘着血腥气。肩上的几颗星星却闪闪发亮,折射出冰凉的光。嚯,敢情是哪个大官遭到暗杀了?埃米有些害怕,但想想在歌舞厅工作的姐姐,还是一咬牙,小心靠近那个军人。
 
  一边靠近一边小心斟酌着用词说着:“这位……军爷,需要搭把手吗?”听到他的话,坐在地上的人动了动,抬起头来看他。许是被血呛到喉管,声音喑哑“不必。”埃米被他隐藏在碎发后深蓝的眸吸引了一下,听那人拒绝本想转身当作从未见过,闻到愈演愈烈的血腥味却诡异的生出救人的心思。
 
  见鬼了,埃米心中低估着,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是个看脸的人?虽然雨幕足够朦胧,但是埃米和那人的距离也足够他看清眼前的人有一张俊秀的脸,只是面色冰凉。许是看出埃米并无恶意,那人并没有反抗,只是埃米架起他时,看到那人仍面无表情的脸,突然想到,也许是他太过弱小,在那人眼里根本没有威胁才没有反应。
 
  埃米将人扛起才发现眼前的军官,真的很高,埃米用头上的呆毛丈量,估算这位军爷大概有一米八了吧。一米六的埃米吃力的调整位置好方便把人救回去,调整了半天但出于太矮还是很苦恼,他听到一声微弱的叹息,重伤的军官自己调整了过来。埃米莫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架着人闷头冲回了家。

  这个点,他的姐姐艾比正在歌舞厅做工,故而家里一个人也没有,不过这样也省去了解释的必要。埃米暗暗吐了口气,将身上的人小心的扶到凳子上,不是他小气,那位军官身上都是雨水,黑色的碎发也无力的搭在微闭的眼睛上,紧抿的唇因为伤和雨水而变得苍白。但就算如此,埃米还是觉得眼前的人很危险,这是他常年在街头小巷里混迹的直觉。

 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,几声低咳打断了思绪,埃米才晃过神来,自己居然盯着这个危险人物发呆了这么久。
 
  坐在椅子上的军官有些艰难的抬起头,先前整齐的军帽早在埃米吃力的拖回来时歪到了一边,露出大半湿漉漉的黑发和苍白的肌肤。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埃米“衣服,水。”埃米诡异的理解了他的意思,转头去烧了热水,给他拿了件干燥的衣服。

  见军官还是盯着他,埃米头上的呆毛有些不安的晃悠了一下,胡乱猜测了一下,埃米迟疑的开口:“……我帮您擦一下身子?”年轻的军官收回了视线,苍白的手掏出枪转了转,黑洞洞的枪口折射出冰冷的光,直刺进埃米眼中“不必,我自己来,你出去吧。”

  埃米吓出一身冷汗,他知道那位军官转枪应该是威胁他不要泄露消息,还可能有点洁癖。虽然虚弱的军官没有露出一点杀气,但埃米的直觉告诉他最好不要试图忤逆和惹怒眼前的人。
 
  埃米轻轻关上木门,靠在屋檐下的一角,稍大声点的朝屋内喊:“东西我都放屋里了,我就在门口,军爷有事叫我。”

  军官并没有回他的意思,埃米紧贴着墙壁望着暗沉的雨幕发呆,胡乱猜测着那位危险的军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透过窗户纸闪烁的烛光照入雨幕,隐约伴随着几声水声传入他的耳中。埃米继续发呆了一会,直到屋内传来依旧喑哑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他回过神来,推开那扇破旧的门,看到了很久以后都留在记忆里的画面。
 
  皮肤略微苍白的男子穿着宽松的布衣安静的坐在床边,手上拿着一张图纸。那双暗蓝的眼此刻低沉下来专注地看着手中的东西,那头黑发还是湿漉漉的,明灭的烛火映着他的脸,埃米发誓,没有见过比他更好看的人了。
 
  不是因为军官五官的精致,也不是因为那双相似的蓝眸,而是一种感觉。似乎很久以前,他们也曾相遇,埃米一晃神,眼前陌生的军官和一道模糊的身影重叠在一起,扬起一阵刺目的红色。
 
  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,那位军官转过身来,眼中没有任何情绪,但埃米警觉的感觉他在……不悦。一瞬间强大的求生欲使埃米常年混迹的狗腿技能发动,他嘿嘿一笑,一边端起用完的热水盆一边说道:“军爷莫恼,刚刚只是被烛火晃了眼睛想起了些事罢了。这个地方很安全,您尽管放心!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小民。”

  感觉到年轻的军官已经没有危险的感觉,埃米心中舒了口气,端着盆出了这个今夜危险的房,出了房门埃米不忘用脚轻轻带上了门,背着光的军官在他眼前缓缓消失,一如他们既定的命运。

  第二天一早,埃米被刺眼的阳光照醒,迷迷糊糊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,过了一会又突然坐起,抓起衣服胡乱的往身上套,“完了完了,忘了还有那位军爷了!”
 
  当埃米速度奔到屋前时,半敞的门却在无情的嘲笑他的无用功。走了啊……埃米略有些失落的垂下头,那他昨天晚上累死累活图的啥啊?!真因为那军官长得好看?屁!长得好看能让他和姐姐衣食无忧吗?亏了亏了,埃米心中疯狂扼腕。“咣——”一阵疼痛将埃米从小心思里唤出来
 
  “嘿!衰仔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!”是他在歌舞厅工作的姐姐回来了,染的火红的头发跟着主人的动作神气的甩着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“跟你说啊——”艾比故作神秘的靠近埃米的耳边,“昨天晚上姐钓到了条大鱼!”,说着艾比的手还比划了下。

  埃米嘿嘿一笑,艾比惯会夸大,她说的话只能听一半,当然他不会拆姐姐的台。于是语气平板的感叹:“不愧是姐姐。”

  艾米看他样子就知道他在敷衍,暗骂一声臭小子,随即一甩马尾,得意的说:“知道你不信,但昨晚啊……”艾米小心的左右看了下,发现没人便继续说道“昨晚……来的是西南的那位副官。”

  埃米这下是真的惊到了,西南的那位是半年前来到他们这里的,虽说来了半年,却没有人见过那位,与他低调的样貌相比,他的雷霆手段却是赫赫有名,出了名的冷酷无情,杀人都是斩草除根一个活口不留。这样“神奇”的人物,哪怕是他的副官,突然出现在歌舞门,怎么想都觉得很奇怪。

  埃米有限的脑容量想不出来,索性不再去想。看到他思索的表情,艾米尾巴都要翘上天,在破败的院落里宛如一只欢快的蝴蝶四处飞舞。“昨天姐妹们都拿到了相当可观的报酬呢,衰仔!我们可以吃肉了!”听到可以吃肉,埃米的眼睛也亮了起来,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抛诸脑后,拿着钱袋跑的飞快“今天我做顿好的!”

 

  不要问我为什么卡在了这里(因为懒)下次更新估计有点久,最近在忙手书和画游戏cg,拖更见谅。

【卡埃】小狼崽(上)

   好久以前挖的坑……感觉一直没填完emmmm(被打)
   重度ooc预警!!! 原本想写古风pa结果变成架空pa我也很绝望啊,本来只是想写个短篇爽一下结果越挖越大……(眼神死)
希望大家看的愉快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拖更po主又回来了!民国pa太难写了我要酝酿一下
  果然还是小甜饼好写!(ntm)
  是狼崽卡×商人埃,年下!ooc预警!
 

   埃米从未想过才弱冠之年就有了一个孩子,当然,不是亲生的。
  当他姐姐看到他身后那个脏兮兮的孩子时,沉默片刻便发出怒吼:“好你个衰仔!平常看你和人家姑娘发乎情止于礼,我还挺欣慰!结果你直接把孩子领回来了?!”
  埃米只能头疼的跟他的姐姐解释,当知道这孩子是从贫民窟被埃米带回来时,艾比眼中闪过一丝同情,伸手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“行吧,反正我们家也比较偏远,又不是养不起一个孩子,好好照顾吧。”
  那个孩子始终低着头,长长的头发杂乱无章几乎挡住了整张脸,破旧的衣衫里只露出一只瘦弱的手,苍白的吓人,死死的抓住埃米的衣角。
  埃米回头看到他几乎缩成一团的样子,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的将他抓紧衣袖的手放松,握进自己的手里。“卡米尔。”埃米温和的唤他,卡米尔抬起头来露出那双深蓝的眼睛,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“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。”
  孩子听到这话又低下了头,埃米只当是无措也没有深想,拉着卡米尔准备烧水给他洗个澡。却没看到身后低头的孩子眼里闪过一丝暗芒,嘴角也勾起了嘲讽的弧度,家么……
 
  雾气缭绕的房间里,埃米和卡米尔陷入了僵持。
  埃米努力组织语言试图说服:“卡米尔,你洗澡也不方便而且你身上还有伤,我只是进来帮你搭把手……”只可惜被无情打断,“不必。”卡米尔盯着埃米的眼神像极了被侵犯领地的孤狼,但慢慢的又不再那样敌视“我洗澡不喜欢有人在身边。”
  埃米想了想,决定默许他的习惯。仔细叮嘱了一番后,关上门转身离开,小孩子嘛,有些小脾气也很正常。后来埃米发现他还是太天真。
  “咚咚——”埃米敲了敲门,木质的雕花大门纹丝不动。“卡米尔——出来吃饭了——”门被推开一个小小的缝,在确定是埃米后,卡米尔才略微放心的打开大门。
  这孩子吃饭有警惕性,洗澡也是,对除了埃米之外的人都有很强的戒备心,就连埃米都不能完全消除他的戒心。埃米能够理解但还是想帮他纠过来,艾比和埃米幼年就在外漂泊,父母不知,就连姓名都是一个好心的教书先生起的。因为有些心软的性格,姐弟俩不知吃了多少苦,在被艾比护在身前时,埃米就发誓一定要熬出头,再也不让姐姐过这种苦日子,最后还是因为心软帮助别人而积累了人脉,埃米成功经商。
  当他小有所成,和商队到西域进货时,在贫民窟看到那个为了生存拼命的孩子时,莫名有些不忍。这种不忍直接驱使他跳下骆驼,走到那个孩子面前认真的说:“你愿不愿意跟我走?如果你有家人的话可以带着他跟我一起走。”
  听到他的问话,那个孩子抬起脏兮兮的脸盯着他,埃米这才看见那孩子有着和他相似的蓝眸。此刻警惕的盯着他。埃米只能尽量柔和的看着他,正当埃米觉得那孩子不会理他时,一道干涩的,仿佛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从那个孩子嘴里传出“条件。”
  埃米想了想,若他说没有这孩子铁定不信,于是笑着说:“我还差一个徒弟,你要不要试试?”那孩子盯着他,半响,点下了头。
  “我叫埃米,你也可以叫我师父,你叫什么?”埃米一路都在想办法让那孩子开口说话,可惜那孩子除了刚开始问的条件,上了车就窝在角落里一声不吭。埃米不禁有些泄气,但一路还是细心照顾着,等到回到他的家乡,他将那孩子牵下来。才听到那声熟悉又陌生,闷闷的声音再度响起“我叫卡米尔。”
  埃米和卡米尔生活了两年,也差不多习惯了小兔崽子的各种怪癖。在埃米准备去京城卖一批西域的丝绸时,突然想起卡米尔没有去过京城。仔细想想他这个师父这么久了也没正经教他什么,埃米有些惭愧,没事,现在还不晚。恢复斗志的埃米敲了敲卡米尔的门,得到回应才推门进去,一把把窝在被子里的小狼崽抖了出来“卡米尔,今天我们去京城。你应该还没去过吧,我带你去转转顺便教你怎样经商。”
  被打扰睡眠的小狼崽看起来非常不高兴,有些迷蒙的眼睛看起来还有些委屈,一声不吭的坐在床上。埃米还真没看过卡米尔这个样子,一下子心软的一塌糊涂,哼哧哼哧的给他穿起了衣服。小兔崽子也只有这个时候最乖了,埃米看着此刻乖乖配合的卡米尔内心疯狂感叹。
  木质的车轴滚过刚下过雨而有些泥泞的路,溅起一阵小水花。卡米尔一反常态的掀开帘子看着外面发呆,埃米看了有些奇怪但又觉得是小孩子的好奇心作祟。
  卡米尔看着有些熟悉的路发愣,似是想起了什么,攥紧了手上的帘子,又怕埃米发现很快松开。放下帘子窝进车里小口吃着埃米买回的玫瑰糕,垂下的长长的眼睫毛很好的掩住所有的思绪。
  不知过了多久,埃米拍了拍他“卡米尔,我们到了。”卡米尔起身应了声,跟在埃米的身后出了马车。繁华的街市映入眼帘,人声鼎沸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脸。京城,卡米尔心中默念着,我又回来了。
  “唔!”卡米尔猝不及防口里被塞了个甜丝丝的东西,下意识一咬,又有一股酸甜的味道侵入口腔。抬眼一看,埃米手上拿着糖葫芦笑眯眯的看着他“好吃吗?”卡米尔压住上翘的唇角,答道:“好吃。”但是埃米看到他吃山楂时微皱的眉,暗暗记下了:卡米尔喜欢吃甜的,不喜欢酸。
  埃米将卡米尔带在身边,认真的教起了经商,而卡米尔无疑是个聪明且合格的徒弟,不仅听懂了还学会了举一反三。埃米欣慰的同时又有点隐隐的不安,这种感觉在一群纨绔子弟拦住卡米尔时更是放大到了极致。
  “哟,这不是那小杂种吗。”为首的富家公子收起手中的折扇,和身后的人一起哄笑起来“怎么,现在还敢回来啊。”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卡米尔握紧了拳头,正准备上前却被一席蓝衫挡住。
  “诸位怕不是认错了人,”埃米脸上是卡米尔从未见过的严肃“这孩子是我从小养大的义子,绝对没有见过各位。”说着又把卡米尔往身后掩了掩。卡米尔没有忽视那宽大袖袍里颤抖的手,出卖了主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冷静。但是埃米即使害怕也在保护他,卡米尔躲着那片温柔的蓝色里,连瞳孔里冰凉的温度都消融了不少,为什么……要对他这么好?这样的温柔让人依赖,让人贪恋,也让人……想要独占。
  卡米尔被这种念头惊了一下,闷不吭声的将自己继续埋在埃米的身后,而埃米好说歹说,还被敲了好些银子才劝走那群纨绔子弟。
  是夜。
  埃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想着想着,想到卡米尔的事情,更添一分莫名的烦躁。他早就猜到卡米尔身份绝不简单,从他擦干净那孩子的脸,那张精致的容颜连他都恍惚了一下;从他吃饭时虽然急切却仍旧礼貌的进食习惯;从那仿佛不将一切放入眼中的冷漠。都在无言的告诉他这个孩子的不凡,只是卡米尔不说,埃米也不问。
  直到今天被麻烦找上门来,埃米才忽然发现,他对这个孩子还是了解的太少了,又或者说是……根本就不了解。
  就在埃米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时,他听到外面轻轻的一阵脚步声“谁?!”埃米低呵一声,该不会是今早那些公子哥继续找麻烦来了?“是我,师父。”外面传来卡米尔的声音,埃米松了口气,起身点了蜡烛。“进来吧。”
  门被卡米尔小心的推开,孩子面无表情的猜想眼前的人是否在生气。果然还是小孩子,埃米叹了口气,开口道:“我没生气。”卡米尔顺杆往上爬,罕见的抱住埃米的腰,把脸埋在柔软的布料里。过了一会,埃米听见他闷闷的声音从自己腰部传来“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?”
  哦,原来在担心这个,怪不得今天这么乖,埃米无奈的笑了笑。手上试探的摸上卡米尔的头,出乎意料的,看似毛糙的头发手感非常柔软滑顺,埃米悄悄的又摸了几下,要知道这孩子从不让人摸他的头。卡米尔埋在他怀里也有些无奈,但被摸的舒服得眯起了眼,索性当作没有感觉到。
  “我早就猜到会有今天这种情况了,”埃米继续摩挲着手上细软的发丝,察觉到手下略僵的身体安抚的拍了拍“你太过不凡了”在他教导卡米尔时,这孩子太聪明了,学习速度异常快,天赋也很高,又肯吃苦。再加上那张脸,都在无言的向埃米诉说他的不寻常。“你不肯说肯定有你的理由,我也没有一定要知道的理由。不过,卡米尔,”埃米将卡米尔从怀里捞出来,让他站好,才惊觉这孩子不知不觉竟比他还要高一点了,回过神,埃米轻轻抱住卡米尔“你要记住,我们是你的家人,出了今天的事情,真的很担心你。”
  卡米尔自动忽略了那个我们,艾比虽然也对他很好但毕竟在他身边的是埃米。埃米早就被狼崽划入了自己的领地,打上了小狼崽所属的印章。卡米尔眼中的光芒微烁,试探的开口:“其实我不是贫民窟出身……”埃米点点头表示看出来了,“我是被人绑架然后受了点伤丢去了贫民窟,我之前是一个富贵人家的……私生子。”
  埃米虽然之前也对卡米尔身份做过猜测,但也没想到麻烦这么快就找上门来,看着平日里一向冷静的孩子罕见的忐忑,埃米轻轻笑了起来,罢了,这是他的孩子啊。
  他养了这么久的孩子,凭什么让他们欺负了去?既然将他抛弃了,那也不要试图找回了。埃米看着渐渐长大的狼崽,生出了名为“保护欲”的情绪。
  卡米尔安静的被埃米抱在怀里,失去了之前惶恐的情绪他现在倒是困了起来,等到埃米发现时间太晚时,小狼崽已经睡着了。这是他的孩子,是他的小狼崽,埃米将卡米尔轻轻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。
  埃米现在毫无睡意,在床上躺着思考对策。埃米一点都不笨,只是有点懒,但自家孩子有个麻烦的身份……他只能快速的解决了。

新画法摸鱼练习,第一次画小久还是没画出那种感觉噫呜呜噫(继续练习ing)

是摸鱼的性转轰轰(溜了溜了)

给自家女儿涂了一个简陋的小裙子(摊)之后再细化涂背景

我永远喜欢维老丝噫呜呜噫

ALeo维:

《Paradox》安雷向个人图集 预售

预售地址戳我(禁止家长代拍)

作者: @ALeo维 

设计:4tong

Guest: 读然@德育处朗读大师 


预售时间:6月18日中午 12:00~7月22日中午12:00

收录彩图黑白图80±p(安雷向为主,有全员向,含未公开图),赠品为胶片亮膜方形吧唧(4枚),特典是封面同柄文件夹&柯式双层烫金挂件(付款减库存),前100名赠送双特典,100~400名赠送特典文件夹。七月底发货。其他事项请看宣图。有疑问可在评论提出!

红心蓝手抽一人,转发抽一人送全套。


让大家久等啦>/////<!!感谢长久以来的等待和支持!!这本图集对我个人来说意义非凡,基本上记录了入凹凸以来相对满意的彩图和黑白图。感谢读然老师的G图!还有为我日夜操心的水母老师(……

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这次准备的过程也是诚惶诚恐,十分感激包容并且支持这样的我的大家了……!>  <我会尽自己所能呈上能力范围内最好的作品给各位天使……!

在准备一个轰出沙雕漫,草稿打完了还在描线。但此刻我忍不住去摸鱼了……快来个人打醒我去画漫画(痛哭)

老福特滤镜真好玩(bushi)和可爱燃燃联动的古风pa @白隐鹤子 我拖后腿了噫呜呜噫